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

到了债务极限,印钞的效率有多低?

从1971年美元脱离金本位开始,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发展思路,全部进入债务推动的模式,通过发放更多信贷、创造更多债务,然后以这些债务作为基础,印刷更多货币,从而来刺激和鼓励人的花钱欲望,进而刺激经济发展。

从1971年美元脱离金本位开始,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发展思路,全部进入债务推动的模式,通过发放更多信贷、创造更多债务,然后以这些债务作为基础,印刷更多货币,从而来刺激和鼓励人的花钱欲望,进而刺激经济发展。

不得不说,这个模式一开始还是相当有效的,以美元计价,在2008年之前的半个世纪里,世界经济(以全球GDP来衡量)的确是取得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快的增长,从大约1.4万亿美元增加到了64万亿美元。

到了债务极限,印钞的效率有多低?

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,全球主要经济体为了刺激经济,纷纷把政府债务给推升到极限,并且大肆开动印钞机——然而,全球经济增长的速度却越来越慢,从原来差不多每5年增加50%,变成了每5年增加15%左右……

这说明了什么问题?

说明自1971年以来,以债务刺激经济的模式基本走到了尽头。

与欧洲、美国和中国都是在2008年以来,才进入债务飞速增长模式不同,全球主要经济体当中,只有日本和意大利的政府债务,很早就超过GDP的100%,所以,日本和意大利其实比全球更早进入“债务极限”模式。

到了债务极限,印钞的效率有多低?

展开全文

注意上图中红线起始的年份:

1996年,日本政府债务/GDP接近100%;

2008年,意大利政府债务/GDP超过100%。

自那以后,以美元计价的日本和意大利经济,基本就没怎么增长过。而特别要强调的是,我这里采用的美元都是现在的美元,如果考虑到美元的通货膨胀问题,日本和意大利的经济,自从政府债务/GDP超过100%之后,其实一直都是萎缩的——由此看来,日本和意大利经济规模在全球GDP中的比例,也分别在1995年和2008年之后持续下降,也没啥奇怪的了。

(说明:与日本的债务一直增加不同,意大利政府债务/GDP在1992年已超过100%;但从1995年开始,为满足加入欧元区的要求,意大利一直在努力控制政府赤字,逐渐降低政府债务,到2007年再度降低到100%以下,然后2008年开始再度上升)

真想要知道债务到达极限之后,债务和信用货币体系的效率有多低,其实看日本就够了。

因为日本,只有日本,不断地把以政府债务为本位的信用货币体系推向极致,政府欠下越来越多的债,印出来越来越多的信用货币,把债务推向极致,把印钞推向极致——但经济却是一直踟蹰不前。

从绝对数量上看,在1990年的时候,日本的政府债务规模大约是280万亿日元,现在大约是1100万亿日元,按照全日本人口1.26亿来算,人均欠债870万日元(大约8.2万美元)。

从政府债务/GDP的相对比例看,日本政府债务先是在1996年挑战100%,然后是120%、150%、180%直至200%、240%,现在,应该向着300%的目标狂奔而去。

到了债务极限,印钞的效率有多低?

与日本政府债务规模飙升相对应的,是日本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,从1990年的40万亿日元一路飙升至现在的680万亿日元,扩张了17倍。

到了债务极限,印钞的效率有多低?

然鹅,1990年到现在,以不变日元价计算的日本GDP,仅从1990年的412万亿日元增加到现在的484万亿日元。

到了债务极限,印钞的效率有多低?

也就是说,从30年前到现在:

1)日本政府债务,从280万亿日元起步,增加到1100万亿日元,净增820万亿日元;

2)日本印钞规模,从40万亿日元起步,增加到680万亿日元,净增640万亿日元;

3)日本经济规模,从412万亿日元起步,增加到484万亿日元,净增70万亿日元。

820万亿元规模的新增政府债务,640万亿元的新增印钞(注意,我这里说的仅仅是由央行货真价实印刷出来的货币,不是广义货币),仅仅换来70万亿日元的GDP增量。

这个投入产出比,你觉得怎么样?

投入10元钱,产生的效益还不足1元钱,这就是极端债务下信用货币体系的效率!

为什么突然想到这个问题?

是因为有人发给我一份数据,说中国2020年的财政赤字,很有可能超过10万亿元(见下表),随着中国未来的财政赤字逐步增加,这意味着中国政府债务未来很有可能追随日本、意大利以及美国的步伐。

到了债务极限,印钞的效率有多低?

当然,从明面的数据来看,在世界主要经济体里,中国可算不上政府债务领先的国家。根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公布的最新数据,截止2020年二季度,包括地方政府在内的中国的政府债务/GDP仅为42%,相比欧美日等国简直健康得不能再健康了。

到了债务极限,印钞的效率有多低?

但是,大家都懂的,中国超级庞大的国有企业负债以及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(城投公司)的债务,都没有算到政府债务里来。

就全球主要经济体来看,除日本、意大利和美国的债务/GDP超过100%之外,英国、法国和西班牙、阿根廷的债务/GDP比例也都接近100%,疫情之下很可能很快就会超过100%。

可以说,全世界的经济体都在“日本化”,而中国貌似还是主要经济体中最不差的那一个。

我一直认为,自2008年以来,世界各国的金融及货币体系都在“日本化”,无论是欧洲诸国、美国还是我们中国,只要大通胀时代不来临,债务一直一直上升不断突破人类想象,而利率一直向0走,印钞规模向GDP规模靠近……

有人可能会问了,既然全世界都在日本化,那么像日本的债务-货币-经济三者之间的死结,有没有可能解开呢?

答案是:

以债为锚的当代货币体系下,解不开,只能不断测试极限!

包括日本、欧洲、美国以及中国的债务状况,就像人开了一辆没有刹车的赛车,行走在悬崖边上,速度越来越快,只能是不断挑战政策制定者(司机)金融管理的极限水平,直到,有一天人们再也不信任这个体系,然后车毁人亡。

根据IIF(国际金融协会)的统计,因为新冠疫情爆发,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债务已经达到258万亿美元的规模(含政府债务、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、居民部门债务和金融部门债务),债务占全球GDP的比重也上升逾10个百分点,达到331%。

到了债务极限,印钞的效率有多低?

初步统计显示,2020年二季度全球整体债券发行规模达到 “令人瞠目结舌”的12.5万亿美元纪录高位,此前全球债务增加从来没有这么迅速过,而其中60%的债券是由政府发行的,2020年结束的时候,全球的债务总规模很有可能达到275万亿美元!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神州微热搜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zwrs.com/25046.html

作者: admin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3000001211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